广东药品大杀价启动!

  医药网10月8日讯 不要以为广州GPO杀价已经是结局了,其实广东杀价,才刚刚开始。

 

  国庆节最后一天(10月7日),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下发《关于开展广东省药品交易相关药品各省(区、市)最新有效中标(挂网)价格信息申报工作的通知》。

 

  要求企业申报截至2018年7月31日前全国各省(区、市)正在执行的药品集中采购中标(挂网)价格(不含广东省中标价)具体规则要求,全国各省(区、市)最新有效中标(挂网)价格多于5个(含)的,按价格由低到高的顺序填报最低5个省(区、市)中标(挂网)价格;少于5个的,应填报全部省份的中标(挂网)价格;通过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药品,申报最新中标(挂网)价格时,请按照2018年8月22日发布的《关于开展通过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药品最新中标价格申报工作的通知》要求进行申报。

 

  向前追溯,广东省目前执行的入市价数据源是2016年12月13日公示的,正式公布入市价是2017年2月25日,而且,当时据相关政策显示,当时广东省平台数据源采集的价格是截至2016年5月31日前正在执行的药品集中采购价格以及广东省药品现行入市价数据。

 

  这样掐指一算,广东省目前执行的部分产品入市价是根据近两年半之前的价格计算形成的。因此,此次入市价的调整,确属情理之中。

 

  广东省此次采集入市价,时机多少有点耐人寻味。一是在佛山专区刚刚落户广东省平台且“集中议价药品”议价工作刚刚开展不久,二是广州GPO正处于开展企业及产品基础信息核验的关键期间。在这个时间段,进行入市价的调整,颇有“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味道。

 

  根据时间安排,10月8日至2018年10月15日是省平台进行中标价申报的时间,而10月10日0:00至10月14日23:59,则是广州药品集团采购平台将校验通过的企业及产品报名信息进行信息公示的时间(企业可在信息公示页面发起申投诉,重点是价格!价格!!价格!!!)

 

  不难看出,省平台与广州GPO竟然有5天的价格申报(投诉)重合期。笔者认为这5天的时间也许是一种巧合,也许是一种心照不宣的“联姻”暗示:刚报完广州的企业,是否要好好想想怎么去报广东!难道说,广州的低价都报了,广东竟然敢不报?

 

  又或许说,广州不报低价,竟然敢在广东报低价!“上下联动”可真不是闹着玩的,你不能指望同在一城办公的两个平台“鸡犬之声相闻、却不相往来”的现象出现。这期间,价格的错综复杂,市场的取舍与否,以及“中标价”、“挂网价”、“入围价”、“联动价”、“采购价”又着实考验着各企业市场准入人员的智慧,尤其是这其中,又掺融着国管平台、福建等价格的种种因素,可谓悬念从未消失。

 

  但与动辄取全国最低价的广州GPO相比,广东省平台现行采购的入市价规则较为柔和,以竞价品种为例,竞价品种分组后为多家的品规,同生产企业同一品规取全国(不含广东省)最低5个省(区、市)中标价的平均值与广东省现行入市价两者之间低值作为入市价。

 

  竞价品种分组后为独家的品规,取全国(不含广东省)最低3个省(区、市)中标价的平均值与广东省现行入市价两者之间低值作为入市价。

 

  也就是说,对于许多价格体系维护较好的企业来说,只要大多数省份价格维护较为稳定,省级最终的入市价并不一定就会下降,但对于近两年以来以低价开拓市场的企业而言,广东省级入市价下调估计将再所难免。毕竟广州GPO的限价都降了,省平台入市价也该到调整的时候了。

 

  此次省平台将入市价调整由原来的“抓取数据公示公布”变为了“企业主动申报”。

 

  其实背后的原因很好理解:目前来看,只是依托GG平台抓取的数据相对有一些滞后性,让各省提供数据则显示费心费力也不一定精准,不妨借鉴由企业主动申报路子,一来可以将数据公开化,二来对有异议的数据企业可以申投诉,这样一来,价格调整无疑将更为精准。

 

  集中采购的相关组织一方面具有强大的购买力,另一方面又具有一定的行政权力,程序越公开、公正、透明,科学的价格评估体系就更容易建立。对于广东省平台来说,五年多以来的采购经验充分证明着,在管住入市价这一封顶线的前提下,继续开展分类采购,让市场决定价格竞争,无疑是对遵循市场规律的一种坚持坚守。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相关文章

  • 2019/12 15

    医药网9月29日讯 120个品种被限制使用,2160个品种被清出平台,7775个品种被屏蔽交易这还只是山东药品集采平台公布的第一批调整名单。信号已经明确:第一,两票制的执行力度接下

  • 2019/12 15

    医药网10月16日讯 全国已涌现多个药品耗材跨区域联合采购联盟,如三明联盟、京津冀药品耗材采购联盟、华东四省一市联盟相继建立。而国家医保局主导的4+7带量采购,以及深圳G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