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票制”致广州医药现金流净额骤降

  医药网1月16日讯 因资产重组停牌两个多月的白云山2018年1月8日复牌,但首个交易日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收盘时跌幅超7%,超过37.23亿元的市值一日蒸发消失。此后一周有涨有跌,但一直未能回到复牌当日的开盘价。

 

  根据白云山2017年12月22日晚首次发布的资产收购方案,其拟现金收购联合美华所持有的广州医药30%的股权。在此之前,白云山已持有广州医药50%股权。重组方案公布后,白云山在2018年1月2日收到上交所问询函,要求公司对设置售股权的考虑、“两票制”对广州医药的影响以及广州医药的业务情况、应收账款和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等情况做出补充披露。白云山回复上交所问询称“两票制”是2017年1-9月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负的主要原因。

 

   “两票制”导致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负

 

   “两票制”是指药品从生产企业到流通企业开一次发票,流通企业到医疗机构开一次发票。2017年1月,国务院医改办等联合发布《关于在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中推行“两票制”的实施意见(试行)》,要求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逐步推行“两票制”,争取到2018年在全国全面推开。目前,全国31个省份均明确了“两票制”实施时间,广东省卫计委也提出将于2018年4月1日起全面实施“两票制”。

 

  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拥有的一家上市公司,主要从事中成药的开发、生产,生物制品、保健药品、保健饮料的生产以及从事中药、西药及医疗器械的批发、零售和进出口等业务。

 

  而广州医药目前是中国医药流通领域最大的中外合资企业,华南地区的医药流通龙头企业,主要业务包括医院纯销、商业分销和零售连锁,在2007年经商务部批准转型为中外合资公司,白云山与联合美华各持股50%。

 

  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1-9月广州医药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32亿元、3.54亿元、-17.87亿元。白云山2018年1月5日晚在回复问询公告中称,2017年1-9月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负的主要原因是“两票制”的实施。另外,由于医疗机构客户是我国医药流通行业主要的终端客户,结算、付款流程较长,回款通常在第四季度高于其他季度。

 

  早在“两票制”实施之初,就有分析指出,流通环境的净化将带来行业阵痛,很多中小型药品经销商的生存空间被挤压,被吊销、注销或因业务减少进而倒闭的数量会逐渐增多,而依靠“靠”、“过票”方式生存并攫取不当利益的医药代理自然人、大包商、小包商也将出局,药品生产企业过去不规范操作的空间也基本被关闭。

 

  基于此,白云山称,广州医药是医药流通行业龙头,报告期各期,公司纯销业务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5.06%、47.97%和54.89%,纯销业务占比逐年提升且最近一期具有较高的纯销业务比例。“两票制”实施以后,广州医药分销业务将会继续下沉,分销业务所能带来的现金流优势也将减少;纯销业务将会继续增加,占有更多终端医院渠道,市场占有率提高,整体业务毛利率提升。

 

  对此,知名经济学者、财经评论家郭凡礼表示,“两票制”将会提升行业集中程度,单纯过票洗钱的公司将不复存在,掌握的渠道将会成为衡量医药流通企业价值的重要依据,具备一定终端渠道的中小型商业公司将会被并购,形成强者恒强的多强争霸局面。

 

  广州医药曾卷入4起劣药假药案

 

  在问询函中,上交所同时对广州医药曾经涉及的3起劣药及1起销售假药事项进行追问。

 

  白云山在购买广州医药股份的报告书中称,广州医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销售开封豫港制药有限公司、广东宏盈科技有限公司、成都倍特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劣药,以及吉林省长中制药有限公司非法制售的假药,购进并销售不合标准的注射液、医疗器械等。上交所要求白云山补充披露,广州医药与上述供货方的合作期限以及累计采购金额等。

 

  据了解,这些案件发生在2011年至2016年。白云山回复称,广州医药与相关供应商的累计采购金额合计为104.26万元。涉及的3起销售劣药以及1起销售假药事项中,药品数量占广州医药销售总量比例极小,并且是在广州医药执行抽样验收程序的情况下发生的,符合正常的概率法则,广州医药属于不知情且并非主观故意。同时,广州医药收到的行政处罚事项不属于其对应的处罚依据所规定的“情节严重”情形,在受到相关行政处罚后,广州医药及子公司广药康健已终止向上述供应商采购涉及处罚的相关商品。

 

  白云山称购买广州医药股份不影响业绩

 

  上交所还对白云山购买联合美华所持广州医药股权提出问询。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