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国平:“造出中国自己的量子计算机”


 
郭国平:“造出中国自己的量子计算机”  
 

10月,知识产权产业媒体IPRdaily与incoPat创新指数研究中心联合发布了“全球量子计算技术发明专利排行榜(TOP20)”,合肥本源量子计算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本源量子)以77件专利跻身全球第七,也是国内唯一进入前十的量子计算公司。

日前,本源量子在公司成立三周年之际,正式发布悟源超导6比特量子计算机,同步接入本源量子计算云平台,对全球用户开放使用。

为什么在当年选择冷门的量子计算,并创办本源量子,创业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带着这些问题,《中国科学报》采访了本源量子创始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以下简称中国科大)教授郭国平,请他来谈谈一位从教授的创业心路历程。

一个别人认为“很傻”的决定

《中国科学报》:您从1998年开始接触量子技术,当年这还是一个冷门学科,请问是什么支撑您走到今天的?

郭国平:1998年,我正在读大二,当时量子光学、量子信息等在中国刚刚兴起,跟国际前沿相比有差距但并不大。当年,我还很幸运地接触到国内量子信息学专家郭光灿带领的量子研究团队,进而了解到量子信息领域最前沿技术。

2005年,凭借量子通信方面的科研成果,我获得中科院院长特别奖,同年取得中国科大博士学位,并留校工作。随后,我做出了一个别人都认为“很傻”的决定,放弃已经做出成果的量子通信研究,改做量子计算研究。当时的量子计算在国内的研究基础近乎空白,与先发国家差距巨大,而且研究不仅费钱,还难以出论文。尽管如此,令我做出决定的重要原因是,量子计算对国家太重要了。

由于量子计算机是一个系统工程,从芯片设计到纳米加工、检测、数据分析、软件编程,涉及物理、微电子、机械、软件等多个学科,而大多需要从头干起。于是在导师郭光灿院士的支持下,从2005开始,我建立了国内首个半导体量子芯片研究组,并部署半导体量子芯片研究平台。

即使科技发展到今天,我们在量子计算领域可能还存在5年窗口期。但是,如果当年我们不做部署,我们的量子计算与国际同行的差距将更大,也许会彻底落后。

《中国科学报》:2017年,您创办本源量子,在近20年的科研工作中,创业的念头从何时候开始萌生?您觉得当年创业的时机是否成熟?

郭国平:2015年以后,国外一些大公司,如IBM、谷歌等开始介入量子计算领域,他们有非常强大的攻关协作团队,使得量子计算技术的发展速度呈指数上升,特别是近两年,可谓是双指数上升,而我们团队还停留在学校里面的单打独斗。

我们早期毕业的博士生可以说毕业即失业,因为国内完全没有对口在做量子计算的公司。我们当年创办本源量子的第一个目的是为了让毕业生可以继续投入到量子计算的攻关中去,让我国在量子计算的研究力量得到积累。

本源量子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让博士毕业生们5年积累的技术不至于丢掉,同时还能够招募量子以外的各种工程技术人员,形成一个联合的攻关团队。这也是本源量子创办的第二个目的。

综上,为了以产业化推动量子计算技术研发加快,我们在2017年9月创办了本源量子。

“盛世激烈”下的“低调”“冷静”

《中国科学报》:目前,国内外从事量子计算的同行之间竞争是否激烈?本源量子如何应对竞争?

郭国平:2019-2020年两年间,国际上量子计算的发展可谓“一日千里”,前有霍尼韦尔力挑72位离子阱量子计算机,后有IBM不甘示弱公布千万量子比特路线图,全世界量子计算同行之间的竞争堪称“盛世激烈”。相比较而言,中国的量子计算公司则“低调”“冷静”得多。

虽然对普通人而言,量子计算机在短期内还不能发挥出巨大的效用,但本源超导量子计算机的发布,对于国内专业从事量子计算研究、关联性量子计算研究的高等院校、研究所等人群来说还是非常利好的,他们可以随时使用稳定、可靠的量子计算机完成自己的量子计算学术研究,发布自己的研究成果,并且短期内不用担心“技术封锁”,无真实量子计算机可用。

《中国科学报》:从实验室到企业,对您来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其间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

相关文章